当前位置: 主页 > 香港六合彩开奖 > 内容

热门内容

大小庄家层层抽利 地下六合彩暗藏丰台区

时间:2017-09-23 18:41  来源:未知  作者:admin

  “丰台郑常庄很多人在买‘码’赌博,赌得厉害,是从南方传过来的地下六合彩!”8月29日,一名线人告诉记者一条重要线多天暗访,终于发现了丰台郑常庄有人买卖地下六合彩的惊人内幕:赌“码”者遍布小巷几百户租户中,并逐渐向外蔓延。每笔赌注大者可达数万元,大小庄家构成“”,从中层层抽利。中奖号则是从和香港六合彩有关的网站上得来……

  9月2日,星期二。根据线人所称,这一天是地下六合彩的开奖日,庄家很可能白天会在附近一家黑游戏厅里拉买‘码’者。

  当天下午,记者赶到位于西四环外环的郑常庄公交车站,从车站往西走,是一条人群拥挤的街道。大约走了200米,记者找到了线人提到的一家烤饼铺,旁边有一扇黑色的木板小门,钻进小门,里面传来一阵阵叫喊声。

  这是一家没有悬挂任何经营证照的游戏厅,靠右一排的赌博机前人满为患,记者在游戏机上玩押牌的游戏,等待庄家出现。

  晚上8点左右,一留长发的年轻男子走进游戏厅,拍了拍记者旁边游戏机前的玩家———一名穿衬衣、留八字胡须的中年男子,说:“黄哥,今晚还能买彩吗?”这句话立刻引起了记者的注意。

  “买不了!今天那边不摇奖,没有中奖号码传过来,等下次吧!”中年男子回了回头说,一口福建方言。

  就在他们闲聊一阵后,记者猛拍游戏机按键大叫“老是押不中!”然后趁机对年轻男子说:“哥儿们,支个招儿!”

  年轻男子听后果然热情帮忙。一局游戏下来,记者提出请他喝酒,他接受了邀请。在小摊上,记者先大谈游戏,然后试探着问“什么叫买彩”,自称为小石的(化名)他爽快地说,一个星期前在游戏厅认识了“黄哥”,被他介绍去买“码”,一旦中奖,可以得到40倍赌注的奖金。即花10元能中400元,比玩游戏机要更刺激。

  记者表示对买“码”也感兴趣。小石说:“‘黄哥’是小庄家,为了安全,一般只介绍熟人去买‘码’,不过我可以带你去的。”

  小石打来电话,邀请记者一起去买“码”。他称,一般星期二和星期四晚上8点半就会开奖。按规则,晚上8点是买“码”的截止时间。

  那家黑游戏厅旁边有一条胡同,小石领记者钻进了胡同,走了约200米,往左拐弯,是一条巷子。小巷两侧是平房,小石敲开左侧第一家的门,果然是“黄哥”来开门。

  屋内聚满了男女老少,有10人以上,小石显得和他们很熟悉。虽然有人将狐疑的目光落在记者身上,但经小石介绍,他们很快消除了。

  从口音可以判断,这些多为南方人,只有一名男子为口音。“黄哥”自称是福建泉州人。

  “黄哥”手里拿着一本小学生用的本,写满了一排排的数字,每个数字下面又标着10元或者50元的字样。

  “这种彩玩法很简单。”小石介绍说,买“码”者从1至49中任选一个数字,然后下注,也可以选多个数字分别下注,每注至少5元。如果买中了一个号,就可以拿到该数字对应赌注40倍的酬金。

  “黄哥”向小石推荐了10个号码。小石决定每个号下注10元,10个号码的赌注是100元。记者以没经验为由没有买号。

  一个戴金项链的接过了小石的钱,“黄哥”在本上记下了小石买的10个号码,又将这10个号码及对应的赌注写在另一张纸条上,签上“黄”字,交给小石作为证明。

  在“黄哥”的小屋里,有一台电脑。据他自称,电脑是今年年初花了1万多元钱买来的,可以上网以最快的速度得到香港开出的六合彩号码。

  不同的是,香港六合彩开出的是七个中奖号码,而郑常庄私传的六合彩只是将其最后开出的号码为中奖“码”。

  晚上8点左右,“黄哥”打开电脑,然后拨号上了网。接着,他登录了一个和香港六合彩有关的网站,输入用户名和密码,进入了一个叫“高手聚义堂”的聊天室。

  此时,小屋内的十来个人将头探向了电脑屏幕,一个中年妇女迅速将小屋的门关上。

  “怎么又是开24啊?上期刚开了24,2000元又泡汤了!”刹那间,小屋内充满着失望的叫声。

  9月20日傍晚,小石再次约记者来到郑常庄买“码”。“以前星期六是不开奖的,但现在买的人多了就增加一期。”小石说。

  记者两人和小石进了“黄哥”住处。因为“黄哥”不在,小石拨通了他的手机,他在电话里称找他的妻子一样可以买“码”。

  这一次小石以5元一注买下了1至49中所有的单数号码,共花了125元。屋内一名“黄哥”的朋友帮忙写下所买的号,和上次一样,小石拿到了一张纸条。

  记者在小屋内发现许多废弃的小纸条,其中有一张写着两个号,每个号后标注“各5000元”的字样,也就是,此人花1万元买了两注。

  “有钱的人一次投几万元是很正常的。”屋内一名穿黑衣戴耳环的妇女说,她上次买了2000元没中,这次又投入2000元买“22、34”两个号。

  在“黄哥”的屋内,记者还看到了两张带着神秘色彩的,可以明显看出是从异地传真过来的材料。上印满了让人难懂的话语,据买者称,分析这些话语,有可能发现要开出的“号”。

  就在开“码”的时间前后,一名记者走出了小屋,发现巷子外的人正聚在一起猜测要开出的号,甚至有几个戴着红领巾的孩子也加入到人群中。

  突然间,巷子里有人叫了一声:开的是10!巷子立刻沸腾起来,“我中了!”少部分人乐颠颠,而大部人则在“没中”的哀叹声中怏怏地回了家。

  记者在暗访中发现,郑常庄群赌地下六合彩中,大小庄家构造起“”,每个庄家都要从中抽利。

  据“黄哥”称,他是最底层的庄家,1万块钱的赌注,可以抽取200元左右的好处费。“比我大一点的庄家是我的亲戚,他有钱。”“黄哥”称。而小石分析,以外很可能还有总的庄家,所有钱通过电子账户往来。

  记者看到每次收到的赌注都会被立刻送走,开“码”后又有人立刻去领钱。9月20日晚开“码”后,“黄哥”的妻子就立刻出门,记者随即跟去。但穿过两条巷子后,她很快不知去向。正在谈论中奖情况的居民见到记者出现在小巷,马上地住了口。记者只好放弃寻找大庄家的念头。此时,另一名记者也在第一条小巷的屋内,看到几名男女手持纸条在计算赌资。

  据了解,郑常庄周边有几家建材市场,不少福建等地的南方人因为做生意租住在郑常庄,在地下六合彩泛滥的小巷里,租住户有二三百户左右。

  “其实你们还是不要去买,我是陷入其中,其实根本没赚到钱,不信你去问问赚钱的人多还是输钱的人多?现在生意都不想做了。”在“黄哥”那间小屋,有一名妇女曾经这样对我们说。

  “更让人担心的是,如果庄家拿到赌资后突然逃跑,或者庄家赖账怎么办?”一名熟知情况的人忧虑地说,“郑常庄的地下六合彩是从今年初开始出现的,现在不光这些租户买,许多本地居民也买。如果不加管制,很快就会蔓延开来。”

  六合彩奖券是香港奖券管理局委托经办的一种奖券游戏,1975年推出。

  内地出现的地下六合彩与香港开办的“六合彩”不同,但与之挂钩,它以每期香港“六合彩”开出的作为博彩对象,参赌者在1~49中任选一个数字投注,中奖率高,实际是香港“六合彩”的一种外围赌博活动。地下六合彩中奖率高,奖金不封顶,无需与中同样奖项的人分享奖金,无需纳税,赔率高。加上该赌博活动的赌法花样多达几十种,操作又极为简便,中奖的奖金可以很快兑现,暴利的虏获了众多试图侥幸致富的普通。可以说,通俗、便捷、暴利是“六合彩”赌博的主要特色。

  地下六合彩是上世纪90年代最初出现在广东省,很快向福建、江西、湖南、湖北等南方地区蔓延。在机关严厉打击下,地下六合彩形式更加隐蔽,组织更加严密,并有向北扩张的趋势。

  地下六合彩在敛集了巨大的现金赌注的同时,也带来了严重的社会问题。一方面,不少身处与之中的彩民了正常的工作,了孤注一掷的赌徒之,不少人输光了辛辛苦苦积攒的钱,不惜关掉店铺、卖掉青苗、典卖家私,最终导致。另一方面,一些庄家为了降低自身风险和责任,往往以外地甚至境外的庄家作为靠山,造成资金恶性外流,当地金融秩序,一些庄家赌赢了就逼债,赌输了就赖账,无力兑奖就携款潜逃,诱发了不少斗殴、、砸抢甚至等性犯罪。

  2001年11月,国务院曾发通知要求,各种以有奖销售或抽奖方式变相发行彩票的活动,加大对民间私自发行彩票、代销境外“六合彩”等非法行为的打击力度。对未经国务院批准擅自发行或变相发行彩票的,财政部要会同工商、等部门进行查处,涉及部门和行政机关的,要对主要责任人给予党纪和政纪处分,刑法的要追究刑事责任。

  北海对公务员购买地下六合彩拉起“高压线)广州警方开展打击“六合彩”赌博专项整治行动

相关推荐